咨询热线

010-67360188

新闻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

爱游戏AYX:从漫漫长夜开始冒险

时间:2024-03-15 09:30:36
更多
  

“我TM,怎么这么冷,空调开成制冷了?”

方寒缩着身子,感觉身上一股刺骨的寒意直往自己骨头缝里钻,手往身上一摸,发现指触一片冰凉还带着一缕冷水。

“我被子呢?!”

被手指的触感冻的一激灵,睁开眼看了下身上,他发现自己正侧躺在一片雪白地上,身上应该盖上的被子也不翼而飞。

自己只穿着一身睡衣,光着脚躺在地上。

抬头看了下四周,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高地上,四周围绕着一颗颗笔挺的杉木,环眼望去一片雪白。

伸手抓了一把地上的白色粉末,一股凉气从手直接传到大脑神经末梢。

冻得又是一个机灵。

原本还有一丝困意的大脑,瞬间惊醒,一咕隆从地上站起来,感觉到脚底的寒意也在往上钻,方寒忍不住跺了跺脚。

“雪,怎么会是雪?”

“我大胡建什么时候会下雪,还有我特么怎么跑这来了?梦游出国?”

“难道我还在做梦?”

方寒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身体,一身奶牛毛绒睡衣触感依然柔软,但是上面可能落了雪化开,就像落了一身露水一样。

摸过去一手丝丝凉凉的,看着手掌上的水渍。

“真是雪?!什么鬼?”

“这到底是哪?好冷,我睡一觉就被绑架了?

还是穿越了?

穿越到南极还是北极了?

那至少给我一套南极人加厚绒毛套吧?

穿睡衣就给我丢这了?我要差评!”

方寒哆嗦的搓着手,嘴里讲着一些意味不明的话语。

但心里已经肯定这不是做梦了,身体的各个感受和快冻僵的身体都在告诉自己。

这里是真的在下雪。

而且空气温度至少零下,之前睡着没感觉,现在才醒过来两三分钟,就感觉被放进了速冻冰库。

睡衣上的水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结冰。

不行!这样下去肯定会冻死的。

不能待在这,至少要找个暖和的地方,好好考虑下。

心里思索,正要向前迈步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就在这时,突然,一声动物的嚎叫传到了方寒的耳朵里,从声音的大小和方位可以判断,离方寒所在地并不远。

“狼!TM的还有狼!

WTF,这是什么鬼地方!”方寒不禁又爆了一次粗口。

本来就要被冻死了,现在发现自己隔壁还有条狼,这完全不给活路啊!

缩手缩脚的朝刚刚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,背着一块大石头向前望去。

这时方寒才发现,自己所在的地方算是一个小雪丘。

从石头上向下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苍茫,下面是一大片雪地,还有一片片冻结的冰洼,雪地中间有一条火车轨道直通前方,轨道上还有几节卧倒的红色车厢。

可以看出至少这里还是文明传播之处,不是蛮荒之地。

远方高山上一丛丛杉木群影影绰绰,一片景象充满了自然美,而卧倒的车厢又给这片白地添了几分色调,颇有些艺术的美感。

“我去,这景色,不亏啊,真美~

不过,怎么总感觉有点熟悉啊,这画面”

方寒一时有点惊呆了。

这时又一声嚎叫,将他那有点发散的思维拉了回来。

定睛一看,在远方大概几百米远的地方,靠近车厢的冰洼地面上,有一抹灰影在上面。

认真看,能看出应该就是一条跟狗形状一样的生物,但是听刚刚的几声嚎叫,明显不像是狗能叫出来的声音。

透着一股子的野性。

毫无疑问,这应该就是一头狼,而且,再多看几眼,不难发现,其余几处也有相似的灰影存在,那都是一头头狼。

而离方寒最近的一匹灰狼就在他左前方大概一百米的左右的地方,正迈着四肢向车轨处慢慢前行。

方寒不禁吓得猛的一个屏息,从他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狼躯的大概。

整只狼加上尾巴都快1米5~2米了,狼头比他两个头都大。

隐约的能想象到,这狼裂开的嘴和层次交错的犬牙绝对是无比狰狞,方寒肯定,要是被它发现,死是肯定的了,就看死得有没有尊严了。

轻身后退一步,方寒放轻呼吸,不顾已经快冻僵的脚掌,缓步向右边撤走。

浑身紧绷,时刻做好撒腿就跑的准备,虽然,可能跑了也没什么用,顶多让狼在进食前热热身。

轻步走了大概几十米远,方寒撤走时还记得环顾四周,就怕转角遇到爱。

等确定狼没有跟着自己后,慢慢的向左边跑起来,跑了一段路就停了下来,一个是害怕再跑直接让狼注意到自己。

刚刚那匹狼正常来说应该已经嗅到自己了。

一百多米的距离,以前老家的土狗隔着几百米的山路都能嗅着找到上山的主人,野生的狼怎么也不可能不如土狗。

可能是这只狼还不饿,对方寒的攻击性还不高,没跟过来,不然就刚刚跑的那几步,还不够狼起步准备呢。

而且,你跑的越慌乱,狼越追你。

另一个是身上真的冻的受不了,他的脚已经整个冻的紫青,双手也冻的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了。

过来的时候一身睡衣,双手双脚都没有保护,在这雪地里不过十来分钟,就感觉双手双脚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。

再这样下去不用多久,估计他的手和脚就都快废了。

而且,看天气也已经越来越冷了,现在好像正在傍晚时候,太阳已经快下山了,很明显如果到了晚上肯定会更加寒冷 爱游戏AYX声明:适度游戏益脑,沉迷游戏伤身。

“难道我方寒就要这样被冻死在这里?

连个地方都不知道,死了谁能找到我?

我特么明天还得上班,不对!这时候上个屁啊!?

我都快死了,不行,我爸妈可还在,不能就这么死了,他们会担心死的,我不能死,至少不能在这里”

方寒暗自打气,但是,现在的处境又让他很是绝望。

加上醒过来一阵心惊肉跳后,没有进食,加上为了抵御寒冷,身体各个部位都在发出需要能量的警报信号,这样哪怕他不被冻死也会饿死。

虽然冻死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九。

“继续走,有铁轨,至少说明这是个有文明的地方,肯定有人,实在不行就回头,顺着铁轨走,总会找到出路的”

方寒定下心来,对回头会碰见狼然后被撕碎的可能强压心底。

他必须这样,不然,他可能会直接崩溃。

强迈开脚步,方寒沿着雪丘边缘向前走,四五分钟后,就在方寒已经快要绝望崩溃的时候。

突然,他看到前方有个灰色的屋顶。

“有房子!我就知道有人,太好了,太好了,有人吗?有人吗?喂?”

方寒瞬间感觉浑身一震,又有力气涌了上来,仿佛看到了希望,大步迈前,一边呼喊。

他已经有点忘乎所以了,丝毫没有意识到,这可能招来狼群。

但是,越跑到屋前,他越心凉,他发现前方的屋子屋顶已经破了一个大洞。

从中间可以看出门的位置已经彻底被摧毁了,木头建的房子还时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显然,这是一间破屋,里面并没有人,这是一个被抛弃的地方。

......

沉默的低下头,强压着心里的巨大失落,快步走进破屋。

再破的屋子,至少也能挡住风雪,再待在雪地里,他的脚也差不多可以截肢了。

进入房屋,方寒赶紧把脚踩上地上的破木板,目测了一下,发现居然还有一个二楼。

二楼四周看上去密封的严实,明显比地下这破一个洞,那搭一块板要遮风一点。

看了一下,有几块木板从地上搭在二楼突出的地板。

没有多想,方寒踩着木板蹭蹭的爬上去,一上去就看到一铺放着棉被的棉床靠在边缘位置。

一时之间,他喜不自禁,快步冲过去就用棉被裹住自己缩在被窝里。

度过刚开始的寒意,不一会儿,一股暖流就从身上各处传过来,流到心窝,让方寒不禁差点哭出来。

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与世长辞了,是被子,是这个床铺续了我这条苟命啊!

在床铺里窝了不知道多久。

看外面的天气已经变暗了,终于感觉自己的身体回过温了,各个位置也都有知觉了。

就是脚上还是感觉有一股股刺痛,看样子应该是有点冻伤了。

方寒不禁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光脚丫,再冻一次,估计真的要截肢了吧。

唉,叹了口气,方寒这时候才有精神打量下这间破屋。

从二楼往下看,能看到楼下前方墙角处,有一张铁桌子,桌子有一个抽屉。

抽屉上方有一个固定铁夹钳臂一样的东西,像是用来加工用的。

旁边树立这两个绿色铁柜子,一个柜子表面还有一个编号5。

床铺底下的旁边有一个铁桶炉子一样的东西,一个盖着盖子的开口,上方是平面,一根圆筒直通屋顶。

铁炉子旁边有一个三层的红色工具箱,工具箱上面还搭着一个绿色的双层背包。

看到这里,方寒有种强烈的即视感,但是,这种感觉又像是隔了一层膜,总是想不起来是啥。

又看了看二楼,二楼上床铺旁边叠了两个板箱子,其余地方也散落这3,4个板箱,也不知道是拿来做什么的。

一个板箱子上面还放了一个铁盒子,铁盒子用盖子盖着。

方寒靠近伸手把盖子掀开,看了一下,里面居然放着一包红色的小袋子,封面带着一个牛头图案,写了几个符号在牛头上面,即视感越来越强了。

撕开包装,里面是一块块肉干。

方寒也不顾有没有毒什么的,直接拿了一块塞嘴里嚼了几口。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欢乐谷C座   电话:010-67360188
传真:0896-98589990
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2021015681号
Copyright © 2012-2024 爱游戏(ayx)中国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非商用版本